首页 > 科学普及    
理性看待人类与病原生物的关系
发布日期:2017-02-28 浏览次数:909

    病原生物,顾名思义是使人得病的“生物”,大多数是需要在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微小生物,如细菌、真菌、原虫等。在列文虎克发明显微镜之前,这些微小生命在其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一直“隐形”于人类,却悄然改变着人类历史发展的轨迹。人类隐约察觉到它们的存在,却苦于无法“眼见为实”。我国传统医学极具智慧地以“外邪”称之,并提出饮用水煮沸,患者衣物蒸煮,中草药黄连、黄芩消炎等应对之策。与之相对应,目所能及的寄生蠕虫和蚊、蝇、蜱等节肢动物,虽古医书中早有记载,但对其认识依然非常有限。

 

    近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断刷新人类对病原生物的认识。它们种类繁多、大小迥异,小到以nm计、无核酸成分的朊粒Prion,大到数米之长的多细胞无脊椎动物绦虫,大小相差多达9个数量级,种类可达上万种。它们上天入地,博古通今,记载着地球数十亿年来的众多成长奥秘。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危害人类健康的病原生物仅占微生物和寄生虫大家庭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不超过3%),这个大家庭中的其他成员不仅无害,甚至还可能是人类的好帮手和健康的促进者。

 

如何理性看待人类与病原生物的关系

    我们生活的星球已走过了漫长的46亿年,原始生命大约诞生在35亿年前,而作为这个星球最高统治者的人类,仅有短短几百万年的历史。人类的登场,改变了这个星球历史的书写方式,人类的视角逐渐成为影响这个星球上其他生命形式的唯一。有这样一群生命,它们远早于人类出现在地球的各个角落,或在自然界中营自生生活,或与其他动植物共生。随着人类的诞生,它们或伴随着原始人类的进化,或通过与野生动物的亲密接触进入人体内外生活,其中一部分危害到人类的健康,被人类冠以“病原生物”这一共同称呼。
    从人类进化的历史角度看,人类和病原生物之间是一种自然的抗争模式,也就是互容共存、彼此适应。人类的免疫系统在抗击病原生物感染的过程中不断得到锻炼和增强,病原生物也发生各种适应性的改变。如果人类抗击感染的能力太过于强大,彻底清除了病原生物并且拥有了免疫力,这势必会对病原生物的生存造成威胁,所以病原生物也要发生适应性的改变以增强它的侵害能力。如果病原生物的侵害能力太过于强大,就会使受感染者死亡,也会使病原生物自身陷入生存危机,它需要寻找新的宿主才能确保自身的存活和延续。所以麦克尼尔提出,比较理想的模式通常(但并非必然)是双方互相妥协,双方都在对方都存在的情况下无限期地能生存下去,并且不会造成对方比较严重的损害。因而,人类出现了无症状的感染者,而病原生物的致病力可能变弱,但仍保留传给他人的能力,从而使疾病的病原得以延续。正如麦克尼尔在《瘟疫与人》一书中指出:“一种传染病的发生频率上升而毒力下降的模式,恰恰说明随着宿主和寄生物之间互相适应处于较稳定的慢性状态,人们逐渐适应了携带病原体而生存的状态。”